首页  »  国内时政新闻

国内时政新闻

    2020年北京紅綠燈投訴量為何同比降了23%

  •  
    原標題:2020年北京紅綠燈投訴量為何同比降了23%

      交通信號燈是對道路秩序實施管理、充分發揮道路通行能力的重要工具,是城市交通精細化治理的一大環節。一旦因故障、缺失或配時不合理等影響到市民每天出行,12345市民服務熱線就常常會接到投訴。記者發現,對比前幾年投訴量居高不下,2020年有一個明顯變化——12345有關北京市交通信號燈問題的投訴量比2019年下降了23%。這一變化從何而來?記者展開調查。

      從“九龍治水”到歸口管理

      交通信號燈是城市交通秩序的重要保障設施,如果說路口的交通信號燈與交管部門沒有直接關系可能顛覆了大多數人的認知,甚至不能理解。而在2020年以前,這樣的情況卻是普遍存在的。

      據北京市交管局統計,全北京交通信號燈的建設單位超過了60家。市民撥打12345反映交通信號燈故障、損壞或缺失的問題,相關訴求派單到了屬地,頭疼的事情就來了,出現問題的交通信號燈到底是哪個單位建設的,追根溯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北京市交管局科信處科長范永強告訴記者,近年來,北京新增、擴建道路較多,新建居民樓拔地而起,各類科技園、軟件園區在北京落地,周邊或內部道路均需要交通信號燈的保障,建設單位不僅有各區政府,還包括相關的產權單位,甚至是小區的開發商,這些部門或單位通過規劃部門的審核后,都可以按國標建設交通信號燈。

      “2018年以前,建設了交通信號燈的路口有8200多處,而北京市交管局直管的僅有2800多處。”范永強說,這樣的局面引發了三類問題,首先是一些產權單位隻建不修,一些交通信號燈超年限使用出現設備老化,甚至已經到了找不到替代配件的地步﹔其次是各產權單位之間缺乏溝通,導致一些路口仍存在有口無燈的現象,甚至出現了放行沖突的危險情況,缺乏統一規劃設計﹔還有信號機的聯網聯控難題,每個路口的信號燈都由一台或多台信號機來控制,而當時市面上的信號機多達40多個品牌,信號類型過於紛雜。

      從2018年11月起,北京市交管局按照交通信號燈產權、建設、管理、運維、聯網“五統一”的要求,綜合治理、歸口管理,一改過去“九龍治水”的局面。截至2020年9月,北京市的交通信號燈及相關設備已完成了產權移交工作,城六區由北京市交管局直管,遠郊區則由各區分局管理,該項工作比預計提前了3個月完成。

      全市交通信號燈有了“健康檔案庫”

      1月19日,記者來到北京通達交安科技發展中心,在產權移交工作完成后,北京市所有交通信號燈的詳細情況,在這裡都有大數據的實時監控,可謂“一燈一檔”。現場巡檢、監控設備提示、市民反映,通過多種渠道發現有信號燈出現故障時,運維人員會第一時間到現場修復,並把修復情況反饋給中心,這樣的閉環模式與“接訴即辦”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在運維平台的大屏幕上,記者看到一張涵蓋整個北京城的電子地圖,圖上標注著所有路口信號燈的位置與運行情況,當時的數據顯示為8224處。具體點開圖上的每個交通信號燈,列出的檔案信息可謂相當詳細,交通信號燈品牌、建設時間、上次巡檢時間,目前是否正常運行等等信息一應俱全。

      採訪中記者發現,屏幕上8224這個數字突然有了變化,北京通達交安科技發展中心負責人廖正偉告訴記者,隨著城市的建設,交通信號燈也在增加,新建設的交通信號燈會納入到平台的數據管理中。

      設備增加后,維修環節也需要更多人手。現在管理單位少了,但力量不減少,運維隊伍在不斷擴充。

      郝天然是北京通達交安科技發展中心的一名運維人員,他告訴記者,北京城裡有多支負責運維的隊伍,每支隊伍負責一個區域,每天要進行主動巡檢,提前排除隱患。而當中心的運維平台發現問題后,就近的隊伍要到現場進行維修,維修前后還要拍下對比圖,通過手機回傳到系統,整個流程非常嚴格。

      “與其說下降的是故障量,更准確地說是通過平台監控與主動巡檢,提前解決了問題,把報修量壓下來了。”廖正偉說,為了保障主動巡檢的工作質量,他每天會對巡檢情況進行30%的抽樣,確保交通信號燈及相關設備的正常運行。同時根據運維平台上的報修時段分布圖,及時參考故障高峰情況調整人員安排。根據統計,過去交通信號燈的故障維修平均需要2個半小時,現在已經壓縮到1個小時以內,二環內道路交通信號燈的故障維修更是可以控制到5分鐘左右。

      優化配時不隻“早晚高峰”

      北京市交管局提供的數據顯示,信號燈“五統一”工作涵蓋了北京市8224處路口,其中共涉及46種類型的8153台信號機,13種類型的 110448組信號燈具,10種類型的51920根杆具,22種類型的51353處管井。交通信號燈及相關設施的統一管理,不僅提高了維修的效率,同時也讓優化配時更加游刃有余。

      1月19日下午1點,記者來到北五環顧家庄橋,這裡是優化配時調整的一個典型。剛到現場不久,記者便看到,整個顧家庄橋橋區由北向東的左轉彎車道是周邊最窄的一條,然而在此排隊轉彎的車輛可不少。以往這個時候,總會有性急的司機撥打12345反映顧家庄橋拐不過去,總堵車。在現場採訪的半個小時當中,轉彎的車輛在不斷增加,但未再出現堵車的情況,排隊車輛基本等一次紅燈便可順利通過了。

      現場交通信號燈運維人員提供了一張表格,上面有一張“心電圖”,范永強告訴記者,圖上這條曲線是通過大數據繪制出來的,所表現的是顧家庄橋北向東的車流量變化。通過這張圖可以看到,在下午2點,橋下的車流量和早晚高峰一樣,會達到一個峰值。“顧家庄橋比較典型,北京有很多路口都是這樣,車流量的變化不是隻有早晚高峰才會激增,交通信號燈的時長需要更科學地調控。”

      記者注意到,在圖上曲線的下方,有一張詳細的時間表,解讀這張表格便會發現,顧家庄橋北向東方向的交通信號燈,每兩個小時放行時長就會發生變化。

      統一聯網正在推進

      從2018年11月北京市信號燈開始實施“五統一”至今,信號燈的產權、建設、管理、運維已基本實現統一。而作為“五統一”當中的最后一環,信號機統一聯網目前仍在推進當中。范永強說,信號機統一聯網,將有助於交管局通過平台對各路段信號燈放行時間實時進行評估和調整,進一步改善北京的通行環境。

      在北京市交管局的聯創中心內記者看到了目前已相對成熟並投入使用的平台1.0版本。這一系統已將二環內及長安街沿線等主要路口的434處信號機進行了聯網管理。傍晚時分隨著晚高峰來臨,交管局收到了展覽館路與車公庄大街東西雙向出現擁堵的來電,工作人員隨即通過平台調取路口處實時視頻。在確認東西雙向交通壓力較大后,工作人員隨即將東西向信號燈放行時長臨時增加了5秒的時間。

      北京市交管局民警卓為介紹,目前交管局已建立“1+10”平台。“其中‘1’為市交管局主中心信號控制平台,負責全市信號燈的總體管理、調度,以及城區信號燈總體控制﹔‘10’為與城區交通關聯性相對獨立的房山、昌平、通州、大興、門頭溝、懷柔、密雲、平谷、順義、延慶等10個分中心信號控制平台,負責各自行政區信號燈控制管理。”卓為表示,未來通過平台既可以調整單一路口的信號燈時長,還可對同一路段多個路口的信號燈時長進行聯動調整。並通過監控視頻隨時監測各路口的通行情況。

      打造“1+10”平台的難點在於把不同品牌型號的信號機及其所屬系統進行匯總和統一。“根據統計,‘五統一’改革前,全市共有46種信號機品牌,其中隻有7種、3665個信號機具備條件連入全市統一的信號控制管理平台。其余39種機型、4559處信號機則屬於單點信號機,不具備聯網條件,一旦所在路段交通流量發生變化,隻能通過人工前往現場手動調節,配時功能單一,放行效率相對較低。”

      隨著“1+10”平台1.0版本的逐步完善及2.0版本的更新換代,未來本市各區主要路口的信號機均會納入管控范圍內。交管局將通過該平台對信號燈聯網的狀態及各路段放行情況進行統一監控。當收到來自12345、122熱線及各出行軟件大數據的實時反饋后,交管局工作人員即可通過平台對路口擁堵原因進行分析,並實時調整信號燈放行時長。

      特寫

      標准化的交通信號燈長啥樣

      2020年至2021年,北京市擬新增加交通信號燈的路口多達1148處,記者從北京市交管局了解到,目前新增交通信號燈的建設已經有了標准化的模板。標准化的信號燈既包含路口信號機、信號燈燈杆、紅綠燈燈具選型、設置的規范樣式,又包含智能化交通流量檢測設備、聯網控制設備、故障檢測、機櫃環境檢測和規范化的綜合布線機制等。

      在黃渠地鐵站西側,是朝陽北路與黃渠東路的交叉口,馬路較寬。此前因為交通信號燈缺失,這裡的交通亂象屢屢被周邊居民詬病,隨著周邊新建的商品房住宅小區、商業設施逐漸完善,人口密度增大使得問題更加凸顯。2020年,新裝的標准化交通信號燈使問題迎刃而解。

      記者在該路口看到,朝陽北路上,除了南北兩側的交通信號燈外,道路正中間也增加了交通信號燈。范永強告訴記者,該交通信號燈的設置,是為了方便行人二次過街。“因為馬路比較寬,老人如果走得慢,有可能出現一次綠燈時長走不到對面的情況,設置二次過街的交通信號燈,可以更好地保障行人的安全。”

      便道上,設置著嶄新的信號機,打開箱門記者發現,與舊時的機箱相比,內部的線纜排布更加整齊,每條線纜上明確標注著其功能,現場巡檢人員告訴記者,一目了然的布局,給他們的巡檢、維修工作都提供了便利。

      工程師許斌為記者現場演示交通信號燈配時的操作過程。信號機的箱門上設有一個可以折疊的小桌板,放平小桌板,電腦正好放在上面,在電腦與信號機上連好網線,許斌便開始演示操作。“我們會根據算法和公式,結合交通法規以及現場實際情況,利用軟件為路口交通信號燈設置初始配時,正式開始運行后,所有的狀態在‘1+10’平台上都有體現,如果需要進行配時的微調,無論是現場人工完成,還是遠程平台操作,都可以實現。”

      手記

      歸口管理值得借鑒

      2020年12月25日,本報曾報道方庄地區部分違停抓拍探頭因斷網或斷電而失效的問題。其實,這個問題就與實現“五統一”以前的交通信號燈可謂同病相憐。無論是交通信號燈還是探頭,這些設施都是保障城市交通秩序的重要工具,各起爐灶的建設、參差不齊的運維、五花八門的規格,終難實現有效精准的管理。

      交通信號燈的綜合治理、歸口管理開了個好頭,為解決類似問題提供了更廣泛的思路。在採訪過程中記者獲知,實現“五統一”的過程一波三折,舊的機制需要逐一捋順,中間的波折不是報道所能完全呈現的。容易解決的問題肯定不會成為遺留問題。但我們相信,既然問題的解決已經找到方向,經過各相關部門的共同努力,城市精細化治理道路上的堅冰會被一一鏟除,老百姓的幸福感、獲得感會越來越強。

国内时政新闻 相关主题

推荐关注

  • 点击 查看新浪官方微博 新浪官方微博
  • 点击 查看新浪官方博客 新浪官方微博
  • 翻译咨询

    • 翻译客服翻译一部:
    • 翻译客服翻译二部:
    • 翻译客服大客户部:
    • 翻译客服同传设备:

    译员咨询

    • 译员招聘招聘HR:
    • 译员招聘售后服务:

    新浪关注